他分享他一无所有的王冠








奇杰女孩

焚烧

灰烬

在火焰停止之前,彼岸花突然想起她和青行灯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的天光都是春色的,亮堂堂,她们在拥挤的人群中肩挨着肩,台上有人在表演喷火,人群发出很大的惊呼声,她们肩并肩在万千人海中突然转过头,对上了彼此的眼睛。那一眼便是一切的开始了,时间突然不再流动,她们和其他人的世界断然隔开,彼岸花突然听不清那些人聒噪的声音,那些从喉头里挤出来稀奇古怪的声音被抛到很远且模糊的地方去了,彼岸花只能感受到身边这个女人。感受到肩膀抵在对方布料上滑凉的感觉,听到她们交错的突然放大的呼吸声,看到对方蓝色的眼睛。

那一眼便是一切的开始了。

彼岸花模模糊糊地想,听到心脏底新春生长的声音,一股芬芳像被戳破的气球里的气,“噗”的一声突然溢出来,满满充斥了她的胸腔。

那竟是甜的,火热的,把彼岸花烤的焦躁不安,手心里沁出一点点透明的汗。

青行灯这时候反应过来,对眼前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红衣女子笑了笑,说:多么奇妙的表演啊,你看这个火,突然在空中就烧起来了,真是有趣极了。

那真是有趣极了。

记忆中在晴空下从艺人嘴中吐出的火焰在黑夜里重新熊熊燃烧起来了。——不,那团火焰在彼岸花看到青行灯时就再也没有熄灭过,今晚是它燃烧得最为剧烈也最为美丽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要在火舌疯狂的舔舐下化作灰烬,包括明宫,包括万千哭叫着仓皇出逃的侍女,包括每一寸青行灯踏足过的土地,包括青行灯。

彼岸花立在大军前。他们整装待发,身上的甲胄在火焰前映射出明亮而火红的光泽。他们的脸也被照耀得很清楚,每个在胜利面前嘲笑败者的笑容都洋洋得意地烙在他们脸上。有人悄悄走到彼岸花身边,附耳说:陛下,您胜利了,明国从现在开始就是您的土地了,土地上所有东西都归您所有。

所有东西吗?

所有东西。青行灯还在明宫里,估计现在已经是一团灰了。那个人发出得意又刺耳的笑声。

是的。彼岸花突然想起来,是她带着大军来攻打式微的明国,也是她逼近明国的首都,也是她亲自点燃第一根火把,然后报复性地把它掷向青行灯就寝的宫殿……她应该笑。她得不到的东西即使毁掉也不会给别人,彼岸花就是这样傲慢的人。她把青行灯的骄傲折断了,把她的骨肉杀死了,现在连肉体也要被彼岸花亲手毁灭。

想通了之后接下来的事情也都是顺理成章的了。彼岸花住进青行灯曾经住过的屋子,坐在青行灯曾经坐过的龙椅上,一种隔着空间与时间突然与青行灯重合的感觉让彼岸花感觉有些惊喜,几乎要孩子气地笑出来了。

当深夜里她独自坐在龙椅上,膝上端端正正摆放着装着青行灯的灰烬的小盒子时,彼岸花又突然笑不出来了。她的心底突然空落落的。殿内的宫仆全撤走了,只有一两个在殿外恭敬地等候指示。

青行灯!她突然叫青行灯的名字,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回荡,又震回她的心里,在火焰烧尽的黑暗里反反复复地回响着:青行灯!青行灯!青行灯……

彼岸花觉得她赢过青行灯了,赢得了青行灯的所有。曾经的帝王现在可怜巴巴地蜷缩在她手里的盒子里。那种畅快的恨意没过多久就退散了温度,彼岸花又冷下来。

她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细腻的白色的灰,沾了一点,往嘴里送去。她已经吃不出什么味道,只是想:我要你死了也离不开我,化作我身体里的一部分,你就陪我到死吧!……你输得一塌涂地,青行灯。

在第一颗灰烬滑进彼岸花的喉咙里时,外面突然响起了烟花声。那是为了庆祝胜利而奏鸣的幸福的乐章,彼岸花在爆鸣声中温柔而不舍地吃完了青行灯。她带着满嘴的惨白走出殿外,看到夜空里绽放的绚烂的烟火。真是漂亮啊。

多么奇妙的表演啊,你看这个火,突然在空中就烧起来了,真是有趣极了。彼岸花突然恍惚间听到有人这么说。她徒地转过头,但这次身边已经空荡荡的了。


评论
热度 ( 2 )

© 画江城 | Powered by LOFTER